牛仔和外星人电影

首頁 > 媒體中心 > 文藝在線

越努力越幸福

2019-09-29

               

我是八十年代初期跟隨被稱為鄂鋼半邊戶的父親遷來鄂州的,因為通信落后,頭天父親回去告訴我們舉家搬遷,在母親和我們都沒思想準備的第二天一輛搬家的解放卡車就來了,把一家五口人連帶農村破爛家業和地里蔬菜一股腦拖進了城,一家五口人擠在一間二十多平的單身宿舍里,從農村菜地里拖來的一麻布袋蘿卜成為我們家進城幾個月的主要蔬菜,至今我對蘿卜都有種特殊的感受!

班上同學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這個從農村轉進來的新生,我里外穿的我們稱為“大布”的衣服格外與眾不同,那時我才知道城里正時興一種叫“的確良”布料做的衣服,加上開口說話一口的鄉音經常引起同學們的哄笑,讓我這個從農村來的窮孩子逐漸變得沉默不語。

我知道我們家靠父親一個人的工資養家沒條件買除了溫飽之外的其他任何東西,所以我從沒開口要買其他同學擁有的所有東西,好在那個年代物資還比較匱乏,人們對生活物資的要求也不高。我沒有讀書的天賦,唯一能做的就是通過自己比別人更多的付出暗自發奮和努力,到高中憑成績擠進了當時的重點班。

母親開始在附企上班,家里經濟狀況在慢慢改善,從高中到技校,我也慢慢從一個農村孩子慢慢蛻變成一個城里小伙子,隔三差五獲得學校甲等獎學金,成為學生干部頻繁組織課外活動,在學校不同場合的獲獎逐步讓我找到了自信,很自然融入到這個城市。

在儀表班組實習到正式參加工作上夜班的時候,為了打好基本功,我利用別人在打瞌睡甚至睡覺的時間自學“啃”完了大學課程《晶體管電路》一二冊兩本書,記得有次我隨師傅去三軋分廠參加儀表改造,當時的車間主任順手拿起一張儀表盤控制圖為了考考面前的幾個實習生,讓我們幾個給他講一下聲光報警和控制回路的原理,另外兩個同學紅著臉躲到了一邊,聽完我從頭到尾的原理講解,這位當年鄂鋼儀表技術權威、勞動模范連聲夸贊:“不錯不錯!你叫什么名字?”。

或許是命運開了個大玩笑,我對電子技術有些濃厚的興趣,以致到今天我都舍不得放下,可因為平時愛好寫寫畫畫的緣故,組織安排卻讓我與文字打交道從事機關工作。作為一名基層文職人員,我充分發揮來自基層的優勢,和檢修工人們一起上高爐、爬熱風爐,報道一線職工的新聞,學習攝影知識,拿起相機捕捉基層職工勞動的身影,我的豆腐塊頻繁發表在報紙的角角落落;我創作的人物通信編成書籍;我撰寫的論文在中南六省論文大賽中獲獎……我能光著膀子在夏天太陽底下辦板報;為完成一個材料我能連續兩個晚上不睡覺;我能不講條件、不分節假日和白天黑夜完成臨時交給的工作任務……

因為不斷的努力, 1995年12月26日我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1999年6月從一名普通辦事員提拔成為企業基層管理骨干,這一干就是二三十年。

出生在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的這代人是幸運的,我時常慶幸自己趕上了國家和社會發展的好時代,憑借自己的勤奮學習和出色工作,我的家庭條件不斷改善,結婚、生孩子、買房都成為了現實,在我騎自行車上班的時候做夢想買輛屬于自己的摩托車,但是做夢都沒想到作為工薪族的自己會開上自己的私家車,這一切都在變為現實。當然最為慶幸的我們這代人趕上了互聯網時代,通過自己的努力個人的工作生活越來越好,變化速度遠遠超過互聯網之前的年代。

我一個普普通通國企員工方方面面的進步不正是我所在企業、所在社會、所在國家在改革開放當中飛速發展的縮影嗎?

      (作者:劉幼鋼)

牛仔和外星人电影 619486448874565365980471774614260754972464955102516218828315141949855141911773903344841347261367246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